Ubuntu的世界

作者:oneleaf上次修改时间: 2005-11-15 11:12
贡献人: 英文来源: http://beta.news.com.com/Ubuntu+carves+niche+in+Linux+landscape/2100-7344_3-5886194.html?tag=nefd.top, 中文翻译: https://d4e.org/showthread.php?t=64721

(CNET09/30美西电)一般而言,新发行一款Linux操作系统,而且还能有广大的追随者,并不是件容易的事。但Ubuntu的开发者却做到了。

据粗略的统计,目前 Linux 的发行版本至少有 386 种之多,这个数据反应出有大量的开发小组都志在推出自己的 Linux 发行版,他们为这个开源的操作系 统,添加了各式各样的开源软件,都在竭力将其妆点为功能齐全的操作系统。但在 Linux 世界里,除了大 名鼎鼎的 Red Hat , Suse 和 Debian ,其它大多数都名不见经传,因此想要一举成名,绝对不是件容易的事。

Ubuntu 起源于2年前,它是由 Mark Shuttleworth 一手推动的。谁是 Mark Shuttleworth ? 10年前他成立了(电脑及网络)安全咨询公司 Thawte Consulting ,后来以5.75亿美元卖给了 VeriSign,不过使他名噪一时的还是,他(自费)乘坐俄国飞船,在国际空间站中度过了8天的时 光。

Ubuntu 算是 Debian 的副产品。其出发点是为了让个人电脑变得简单易用,但它也有一个服务器版本。开发者大多是自愿者,也有来自 Shuttleworth 那间只要50个员工的创业公司 Canonical ,以及同样是他出资赞助的 Ubuntu Foundation(Ubuntu基金会)( Shuttleworth 赞助了1千万美元)。他对产品开发有很强的影响力,开发人员都称他 SABDFL (self-appointed benevolent dictator for life 的简称,意思是自封的仁慈大君)

Ubuntu 只出过两个版本,代号为 ‘Breezy Badger’ 的第3个版本预计将于10月13日推出。软件还沒上市,但已赢得不少赞誉。 RedMonk 公司的分析师 Stephen O'Grady 这样评价:“这款软件,我极力向 Linux 新手推荐,不为别的,只为它里面所有的一切都能顺利地运作。” 他还说, Ubuntu 的开发社区非常有实力。

Breezy Badger 将包括对 Linux Terminals Server Project (Linux终端服务器)的支持。这个终端服务器项目深受教育界人士的喜爱,因为低性能的个人电脑,也能通过终端连接方式,分享 Linux  服务器的强大功能和丰富资源。Ubuntu 第3版还推出了一个 ‘configurator(软件配置工 具)’,电脑商可以利用它,轻易实现软件的定制及安装新的插件。

Jeff Waugh 是最早加入 Canonical 公司的第3号人物,同时也是 Ubuntu 业务及社区开发负责人。他透露, Shuttleworth 的理想就是 Linux 要保持创新的活力。 Linux 目前只对高端付费的产品给予支持,而免费产品则没有这个待遇, Shuttleworth 也衷心希望这个情况能有所改观。

Waugh 说:“使用 Red Hat 的服务器版本,你必须得付费才行。但 Ubuntu 没有这种玻璃天花板的限制,你可以随意使用任何 Ubuntu 的企业版软件。”

从 Linux 社区中脱颖而出

Linux 商业团体与犹如星星之火的‘开源社区’拉开了艰辛的对抗历程,而 Ubuntu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的崛起的。 Ubuntu 阵营的开发者有新兵也有老 手,他们来自四面八方,有大企业、学校还有需要吸纳投资的创业公司,这支队伍更扩展到世界各地。通过对 开发能力的历练,他们在开发新功能、查找问题、构筑用户基建平台以及制订开发项目的先后次序等方面都能得心应手。

Red Hat 有自己的社区开发项目, Fedora 。据 Red Hat 的首席执行长 Matthew Szulik 透露,前一段时间, Fedora 遇到一些麻烦,但现在社区与公司的关系得到缓解。  Novell 也有个类似的项目叫 OpenSuse ,而公司发言人 Kevan Barney 称 OpenSuse 的社区远比 Ubuntu 来得广泛。Sun 也如法炮制,为它的 Unix 产品设立了一个开源项目, OpenSolaris 。 Sun 认为开源社区这种方式,最终能让公司获益非浅。

但真正得益于 Ubuntu 成功的是 Debian 这个非商业化的 Linux 开源项目。Ubuntu 是以 Debian 的一个开发版本,Sid,为基础而发展起 来的。 Waugh 透露,Ubuntu 的程序员们在 GNOME 桌面系统上整合得相当不错,而且也获得了 X .org 对低层图形系统的支持。

定量分析 Ubuntu 的具体收益是很困难的。 Ubuntu 是免费的,甚至也为用户提供免费的安装光盘(不用出邮费),因此它在 IDC (注1)的收益图表上,没有任何数据可查。但它的成功却是有迹可循 的。值得一提的是,任何对 Ubuntu 所作的变动必须经过审批才行,有60个核心人物有这个特批权;而 对 Ubuntu 的修改作出贡献的更是不计其数。代号 Warty Warthog 的第1版 Ubuntu,其发行拷贝超过了1百40万个。根据专门统计 Linux 发行版数量的 DistroWatch 网站透露,对 Ubuntu 感兴趣的用户人数名列众家 Linux 发行版之冠。

Ubuntu 有一个问题,就是缺少商业伙伴,但这个情况现在也有所改观。 VMWare 专门从事虚拟机的研制,即能在同一台机器上同时运行多个操作系统,在 其最新的 VNWare 5 测试版中,根据用户要求,就尝试着对 Ubuntu 进行了支持。据 HP 女发言人 Nita Miller 透露,HP 有一款面向欧洲及非洲市场销售的笔记本电脑,安装的就是 Ubuntu 操作系统,而且公司也计划为其它地区销售的桌面电脑提供 Ubuntu 操作系统。

如果在其未来版本中能提供更稳定的性能,那么获得商业支持应该是容易的。Ubuntu 每6个月发布一个新版本,其下一个版本是6.04,代号为 Dapper Drake,预计将于2006年4月推出。该版本的桌面系统享有3年的技术支持,而服务器版则有5年的保障。和目前18个月的技术支持相比,这个新的服务 周期真的可谓是相当长的了。

这个举动拉近了 Ubuntu 和几大主要商业 Linux 产品之间的距离。举例来说,Red Hat 及 Suse 的企业版 Linux 的主要升级周期是一年半,这样作的好处就是,用户及商业伙伴不用疲于奔命地不断升级。和商业软件相比,Ubuntu 还 有一个短处,那就是:对服务器硬件及专用软件,缺乏用户认证。商业 Linux 对 Oracle、SAP、 IBM 及 Dell 等软硬件公司都颁布相应的产品认证。

发展的阻力

尽管 Ubuntu 的成功,帮助 Debian 提高了声誉,但 Ubuntu 并没有获得相应的回报。

最大的一个障碍来自 Denian 的创始人 lan Murdock,他也是创业公司 Progeny 的首席战略主管(chief strategy officer )。Progeny 致力于 Debian 商业化,也是 DCCA(Debian Common Core Alliance,Debian公共核心联盟)的发起成员,其核心目的就是解决基于 Debian 的 Linux 发行版之间的兼容问题。但 Ubuntu 却不是 DCCA 成员。

Murdock 称:“我即赞成也反对 Ubuntu。”赞成的原因是: “Ubuntu 是非常优秀的 Linux 发行版。毫无疑问,Ubuntu 的成功也促使了 Debian 的全球化。” 反对的理由则是:“Ubuntu 选择了脱离 Debian 的做法,而不是在 Debian基 础上加以改进。这不可避免的会出现与 Debian 不兼容的问题。”

Waugh 对 DCCA 沒什么好印象。他说:“过往有很多失败的地方,但这个联盟并没有显示出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我们认为它沒什么用。”

然后,Murdock 又表示他希望 Ubuntu 能对 Debian 起到更直接的帮助作用。他认为:“Ubuntu 在偏离 Debian 的方向上花很大的力气,如果能把这部分精力放到改良 Debian 上就好了。否则的话,Ubuntu 的成果真得很难为 Debian 所用。”

但 Waugh 认为,Debian 的出发点有问题,它太过于博大了,蕴含了太多的第3方工具集。他补充说:“Debian 由来已久,有自己的文化、社区乃至基本框架。面对这么复杂的项目,你不可能单刀直入地说‘这是我们要作的。。。’”

O'Grady 认为 Ubuntu 的风头盖过了 Debian,因此对 Ubuntu 和 Debian 之间的摩擦并不感到惊奇。他指出:“Ubuntu 名声鹊起,光芒掩过了 Debian。”

开发者眼中的 Ubuntu

当问及参与 Ubuntu 的动机是什么时,开发人员迅速提及追求自由是加入开源阵营的目的。

Ubuntu 首席技术总监(Chief Technology Officer,简称CTO)Matt Zimmerman 如是说:“随着我对开源运动的不断投入,参与到 Ubuntu 中来是件非常自然的事。我此前有5年的光景是 Debian 的开发者。 Ubuntu 给人一种机会,能从多个方面打造一个开源的操作系统。”

Waugh 补充说:“很多人开始使用 Ubuntu 是因为它免费,就像能免费品尝啤酒那样(趋之若鹜),然而他们会突然意识到,它能运行的如此流畅恰恰是因为它很自由,就如同你享有言论自由(free speech)那样自然(注2)。”

当然问题总是存在的。 Zimmerman 认为:“Ubuntu 最不利的恐怕就是,这个项目的历史并不长,却已经处在 Linux 的前沿地带,如何确保前进的方向,对我们是个挑 战。Ubuntu周 遭有无数社区和团体,他们意气风发,醉心于尝试不同的新鲜事物,而现实是每一次的前进 ,我们只能选择有限的方面作为尝试的目标。”

Sam Pohlenz 负责 Ubuntu 图形配置工具的开发。由于开源软件对许可证使用的严格规定,Ubuntu 的音频视频模块所获得支持很有限。Pohlenz 对此非常恼火。

他说:“所有 Linux 发行版都受到现有多媒体解决方案的限制。”这些工具包可以后期安装,但‘法律问题极大地阻碍了像 Ubuntu 这样的 Linux 发行软件的发展。’

Jonathan Riddell 认为 KDE 桌面系统是缺省安装的 GNOME 桌面系统的一个不错的替代方案,因此他投入到 KDE 的开发中。KDE 是 Ubuntu 的分支开发产品,属于另一个称作 Kubuntu 的项目。

Riddle 认为:“Ubuntu 上没有良好的 KDE 支持。Ubuntu 很显然是一个相当重要的 Linux 发行版,因此我觉得给 Ubuntu 加上 KDE 支持也是必不可少的。”

起码到目前为止,在这个开源项目中,理想仍然是强大的前进动力。项目成立伊始,大家寻求为产品命名。Shuttleworth 建议就叫它 Ubuntu。

Waugh 回忆说:“他(Shuttleworth)说 Ubuntu 是一个源自非洲的词,意思是‘I am because we are(没有群体就没有个体,注3)’。它强调的是集体(社区)的重要性。彰显的是分享精神与整体意识。当时屋中参加讨论的人都啧啧称奇,纷纷表示首肯, 这个词所体现的也正是我们对自由软件和开源运动价值观的认同。”

注:

1. IDC, 全球著名IT及电信行业市场咨询和顾问机构

2. 西方谚语,“Free speech is a free gift ”。而且免费软件,常常用 Free as in free speech 和 Free as in beer,这两个说法来表示,象征着物质和精神方面的自由。 Free 是免费,也是自由的表示。 这里 Waugh 用的是双关。

3. 国内很多地方又译作: 乐于分享


                                           D.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