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软件,是管理,而不是软件

陈金洲 米高说 1月10日

在软件领域,世界上可能没有什么比企业软件更复杂的了。这并非体现在软件本身的复杂性上,还体现在问题规模上,以及其中所引入最为复杂的因素:组织架构、企业间协作和作为最终用户的操作者。如今对软件厂商的要求是前所未有的高:要像消费类软件那样简单好用,要适应不同组织的业务和流程,还要便宜。


即便做到了这些,软件铺向企业的道路仍然坎坷。许多软件在公司是闲置的;即便用了某些软件,大多数功能也是限制的。各个企业对自己「特殊」的流程和业务津津乐道,不肯让步。结果呢,在企业里用的最多的软件只剩下聊天、邮件和办公套件。


这带来双方的损耗。企业不得不为自己的一点「特殊」付出高昂的定制成本;或者软件厂商选择放弃这些「特殊」性,转而做附加值极低的打卡、日报、聊天等基础功能,最终被钉钉和企业微信收割。


而收割的是什么呢?仍然是这些低附加值的领域。钉钉和企业微信目前发力的方向——用免费来占领企业端入口——作为这两家公司的体量而言,可能是方向性错误的。就像用一堆垃圾盖在原来的垃圾堆上。当然,新的垃圾堆改名了,叫「酷公司」,或者「移动办公」。


这都不是事儿。


不算微软,美国的企业软件市值,SAP + Oracle + Salesforce + Workday, 大概是4500亿美金。而中国,用友 + 金蝶 + 泛微大概500亿人民币都不到。SAP 对ERP的贡献,Salesforce 对 CRM 的贡献,Workday 对企业内部管理的贡献,他们对企业创造的价值,不是目前的我们能够理解的。


软件如何对企业产生价值? Pipedrive, 一个新的销售管理工具。创始人提出了基于活动的销售理论 (Activity based sales)。即一个销售动作做完之后,销售必须在为同一个客户计划下一次活动,否则界面上会以警告的方式提醒你。如此反复,一直到成单或者丢单。


这个思路对于我们来说是有启发的——事实上,这有可能是 Pipedrive 优于其他看板类销售管理工具的唯一优点。它体现了销售行为中最重要的点:动起来的销售是最重要的。这个软件就像一个勤奋的小秘书,不断的催促每个销售积极的去与客户产生联系。


我们在为软件付费吗?我们在为这个管理理念+软件付费。


从理论的来源来说,国内的企业管理专家表现差强人意。他们对经过证明、可实践、有效果的理论没什么兴趣。比如最近比较火的陈春花教授们,似乎更在意塑造自己全知、悲悯的形象,指出世间万物流转的规律,发表一些正确却很难有实践意义的文章。企业家们「如梦初醒」,但在具体的业务运转层面,所采取的措施通常被个人和企业的资质所局限。这也许是许多公司的收入常年停留在千万、亿的规模无法前进的原因。


有些词语永远不会过时,而且经常会刺激到企业家的肾上腺素。比如创新,鼓励员工有「企业家精神」,全球化思维,战略,等等等等。真的响应这些词语,成功实现企业一次次跨越的,无疑是极其优秀的企业家。可就目前的观察来看,在中国几千万企业中,至少一大半根本无需触碰这些热词。目前的中国消费环境,几乎在任何行业扎根做下去都有很大的机会。


树欲静而风不止。急切的企业主加上贫瘠的管理理论,一起造就了如今这个贫瘠的企业软件市场。价值浅薄,大同小异,局部改善,无法切入到业务流等等。竞争级别总停留在付不付费、好不好用、有没有移动端这些无关痛痒的层面上。


双方都是有责任的。企业家需要自律,对于自己的管理水平要有清醒的认识。要放下「免费」获得软件的想法,这是最自己的产品和服务的不尊重。需要潜心观察价值链条,扫清从客户到产品之间的回路。同时扩展自己的视野,将中国式的勤奋、更先进的管理思维与先进的软件结合起来,为企业和社会创造更大的价值。


软件的本质是服务。厂商则需要更加尊重商业的本质,下沉到真正业务流转中。厂商由于在服务客户,实际上会比客户更具优势。在服务客户的过程中,思考,提炼出一些更具洞察力的管理理念,更好地为客户创造价值。


这当然是更艰难、但更光明的一条路。